行业资讯

第七批国采开标在即

持续近3个月的上海疫情传出向好消息——6月开始,上海市有望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有业内人士表示,预计第七批国采也将有新动作。第七批国采原计划是3月之前发布集采文件,4-5月第七批国采就能进入结果发布阶段,以满足半年一次的集采进度要求,不过在疫情影响之下一再推迟。随着上海疫情的稳定,预计不久之后第七批国采将会重新提上日程。

第七批国采共涉及58个品种,注射剂数量接近一半,占了27个。其中,奥美拉唑注射剂、头孢美唑注射剂、头孢米诺注射剂、溴己新注射剂、依达拉奉注射剂、甲泼尼龙注射剂、替加环素注射剂、伊立替康注射剂、克林霉素注射剂、美罗培南注射剂、奥曲肽注射剂、唑来膦酸注射剂等12个品种销售额过亿。

一般来说,注射剂品种由于市场集中在院内,受集采影响大,企业降价意愿高。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依达拉奉由于被纳入重点监控目录,近年来销售增长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对于相关企业来说,想要在这一品类有所发展,集采中标势在必行。

第七批国采的竞争形势预计非常激烈,自补充报量至今,又新增了69个过评产品加入到第七批国采的竞争队伍。相关品种的过评企业数量不断增加,竞争格局持续变化。

虽然中标规则尚未明朗,不过基于前五批化药集采规则和中标情况,相关品种竞争格局与入围企业的数量、约定采购量、采购周期的确定紧密相关。

一般企业在进行报价测算的时候会取最大值,例如7月份招标,企业会选取可能在7月份之前过评的所有企业作为竞品来进行分析。

据统计,截至目前,第七批国采竞争最激烈的品种是奥美拉唑注射剂,入局企业高达27家。此外,第七批国采累计有12个品种入围企业数超过10家,其中,依达拉奉注射剂入围企业数达13家。

一个简单的逻辑是,入围企业数量越多,集采竞争形势越激烈。不过新入围企业对目前竞争格局的影响还需根据相关企业的情况具体分析。

企业在测算报价的时候会考虑竞争对手的客观、主观条件,多方面进行考察——客观条件包括对方的市场体量、生产力等,主观条件是相关产品在竞标企业发展战略中的位置。

据统计,第七批国采中,齐鲁制药共有15款产品入围,是本次集采机会最多的选手。紧随其后的是国内输液龙头科伦,共有13款产品入局。超过10款产品的还有扬子江、石药、中国生物制药。豪森、恒瑞则分别有6款与5款产品被纳入。

如果企业入围的品种多,其考虑的因素也会有更多维度——不只是考虑单个品种的发展,而是从整个产品线的角度,或者整个企业团队的角度。

例如说某企业降血压药此前已经布局了全国市场,只有个别省份空白,集采中就会优选空白市场,而不是以往已经有同类产品占据的省份。或者说,在某个地区,该企业已有5款产品中选,另一省份只有一款产品,从团队发展的角度会侧重选择产品数较少的区域。

相反,对于只是单一的一个品种或者是较少品种入围的企业,可能顾及不了太多,集采中会侧重于这一品种本身市场放量在哪些省份等维度考虑。

虽然第七批国采确切消息还未公布,药企仍要时刻关注集采进度与可能的变化。同时按照规定做好带量采购的准备工作。包括需要的文件,以及中选、落选后的预案和相应的生产准备等。

——资讯摘自《赛柏蓝》

https://mp.weixin.qq.com/s/jaFLb1-I0meFf70i-omb7g